我的检察故事 | 即将刑满,他却拒绝出狱!出监前两周忙坏了检察官和警官……
2018-05-03 14:51:00  来源:  作者:叶蓓 徐晓红

  我叫李英明,今年50岁,2001年从部队转业以后,我就一直在江宁区人民检察院从事刑事执行检察工作,大家习惯称呼我们为“驻所检察官(驻看守所检察官)”。每天我都能看到一批人离开,每天我也能看到新的面孔进来。有的人二进宫、三进宫,看见我还会用熟稔的语气和我打招呼、套近乎,但其实我是多不希望在这里再次见到他们。

  老沈就是这样一个我熟悉的人。老沈是南京市秦淮区人,出生于1947年,没有读过多少书,更没有一技之长。从他22岁时第一次因盗窃入狱,十四进十四出差不多在高墙内外蹉跎了一辈子。除夕这一天是他第十五次出狱,就在他刑满释放前两周,管教民警齐警官找到了我。
 
  (右一)李英明与看守所民警商量解决老沈的安置问题。
  “他不肯出监,已经做了一个多月思想工作。”齐警官很无奈地对我说:“正好是除夕那天释放,说什么也不肯走”。
  我决心去见一见老沈。
  看见我的时候,老沈只是从轮椅上欠了欠身,算是和我打了个招呼。从他上一次出狱算起,我已经有差不多两年多没见他了。71岁的他头发全白了,脸上布满了皱纹,身子也更加瘦弱,眼神有一些浑浊。我安抚了他一下,让他坐着,我知道他身体一直不好,患有高血压、多发性腔梗、脑萎缩等多种疾病,但没有想到会严重到这个地步。
  “……可以的吧?一进一出的,你们也麻烦……”老沈的话说得很慢,口齿也有些含混,我的脑袋有一点发胀,耐着性子听老沈说话。其实他的想法不是不能理解。早年妻子就离开了他,亲人也耻于与其相认,这么多年他一直孤身一人。因为没有谋生的本领,加上游手好闲,进出监狱、看守所是家常便饭。 “……这里有衣穿,有饭吃,生病了还有人照应,出去还不如待在这里。……”老沈用含混的口音恳求我。
  要解决老沈的问题,必须从对他的安置入手。
  而此时离他刑满释放仅有两周的时间。我们争分夺秒,在这十四天内做好了全部安置工作。但当我和齐警官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老沈时,他还是不愿意离开看守所。
  老沈熟悉监狱熟悉看守所,但对敬老院不了解,觉得到了敬老院就没有人管,就是关起来等死,对这项安排他非常排斥,而此刻距离他刑满释放不足两天。
  让他眼见为实
  为了让他眼见为实,放心接受安置。我耐心地向他介绍了这家敬老院的地理位置、设施条件、人员配置,给他看了敬老院的照片,以及其他老人在此生活起居的资料。“你自己说的,有饭吃,有衣穿,病了有人管,你担心的这三个问题,这家敬老院都能为你解决,不仅如此,你在这里生活会比在监狱、看守所里更有质量”。我反复向他解释,打消他的顾虑。
  我们告诉他,敬老院就是政府开设的,政府不会不管他。刑释当天,我们会将他送到敬老院。“敬老院里没有检察官吧,如果我被人欺负怎么办?”老沈沉默了很久以后,忽然抬起头这样问我。我愣了一下,笑了起来:“你可以打电话给我”。老沈终于不再坚持,接受了我们的安排。
  除夕当天,我和同事老贾一大早就到了看守所。因为当天值班,我没有去送老沈,是老贾与民警一起将他送到敬老院,与街道司法所进行了顺利交接。他看到敬老院的居住环境和照片一模一样,再看看敬老院里的工作人员和蔼可亲,安心地笑了,“齐警官、贾检察官,我就知道你们和李检察官不会骗我的!”
  这个新年,对他、对我,都是一个圆满而有意义的新年。希望他能够彻底改过自新,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,在敬老院里安度晚年。
  编辑:南京李玲